宣清丶

05 Jun.

【EC,狼队,牌快】列王纪(架空历史双王AU) 转章(上)

牌皇大大我是真的心疼你,我没笑,真的

mouqing:

【EC】列王纪(架空历史双王AU) 转章(上)


《您好,兰谢尔先生》番外(下)被Lof吞了,暂时发不出来,先放《列王纪》后续作为补偿。




本文是架空历史双王AU 《列王纪》第三部的转章,时间在第三部十年之后


,是第三部与第四部之间的过渡章节。《列王纪》全文计划有五部,现已完成第一到三部,想跳大坑的人请点下方链接。


前文链接http://qing5504.lofter.com/post/1d08a71c_accf640




转章



吉诺莎历1135年3月20日


当光神菲妮丝雅麾下,最为青春亮丽的春神爱丽丝拖拽灿烂长裙徐徐退场,只在天际留下一条金红丝带。


光晶壁灯和艳丽烟花,照亮巴尔莫罗宫闻名遐迩的蔷薇园。


这里原是属于缪尔大公的行宫。1117年,马罗德斯强迫缪尔大公国独立,脱离共主200年的威彻斯特王室,成立共和国。这座位于首都阿盖尔郊外,花团锦簇的精致宫殿,也从此成为缪尔总统府的附属花园。


今晚,缪尔总统之女琴?格雷与马罗德斯上校雷米?勒博的订婚仪式即将在此举行。


新郎的上司,马罗德斯议长纳撒尼尔?埃塞克斯与新娘的父亲一起广发请帖,召开盛大宴会,遍请南海诸国名流豪族,以及大陆各国王室,共庆这桩完美的婚事,完美的联姻!


作为南方列国最富庶者,马罗德斯共和国的实际元首埃塞克斯今日格外慷慨。


灿烂烟花一刻不停,火鸟翱翔的焰火照亮蔷薇园;


金箔绸带包扎名种蔷薇,铺满草坪,搭起花亭,装点每一个角落;


缪尔名产蜂蜜酒一桶桶开启,灌满花坪中央的池塘。乐队乘坐水晶船只,送来翩翩舞曲;


南国珍罕的果实——剔透的荔枝、馥郁的芒果、甜美的香蕉、香脆的木瓜、饱满的无花果……普通居民或许从未听说过的奇珍异果满布装饰风信子和蔷薇的餐桌,供宾客随意取用。


而在聆听音乐,缀着珍珠耳坠的耳朵旁边;在美酒醺然,唇彩艳丽的嘴角侧畔;在钻石闪烁,高级定制礼服强调曲线的胸脯之上。


真正最受欢迎的宴会“主角”正低调地招摇过市。


——流言。


“听说格雷小姐不愿意嫁给勒博上校!”


“她真正的恋人是威彻斯特武将名门,萨默斯伯爵家的次子斯科特。他们去年在格雷小姐的修学旅行里一见钟情!”


“缪尔总统之女和威彻斯特的武将,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知道马罗德斯绝不会答应!‘公正的调停者’当年不惜背上谋刺威彻斯特前任国王的嫌疑,强逼缪尔独立,现在绝不会让这么敏感的联姻成立。”


“所以埃塞克斯施加压力拆散那对情侣,逼着缪尔让那姑娘嫁给他一手提拔的亲信,只花了不到48个小时。”


“可怜的女孩,可又能怎么样呢?如果他们坚守爱情,马罗德斯可能就此向缪尔和威彻斯特宣战。她甚至不能拒绝婚约,选择单身。”


“听说格雷小姐接到消息的时候,哭得看不清脚下的道路。真是悲惨……哎,威彻斯特的查尔斯陛下难道不能想想办法吗?”


“查尔斯陛下早已自身难保,吉诺莎的马格纳斯陛下情人已经突破了两位数!


“就在前天晚上,阿瓦隆最当红的舞剧明星安吉拉?萨尔瓦多与歌剧女王伊莎贝拉?施拉特合演新剧《奥莉薇的项链》。两人剧中所用道具,都是马格纳斯陛下慷慨赠送的礼物,货真价实的钻石珍珠项链,曾经属于“不死王”皇后的珍品!


陛下本人也在贵宾包厢观看,陪同女伴正是外务长官克拉丽丝?弗格森,‘吉诺莎第一美女’,传闻中最接近‘王室情妇’宝座的人。再加上当晚造访忘忧宫的马罗德斯名媛,玛德琳?普莱尔小姐——第二天的《爱神报》头版可谓精彩纷呈!”


“当年在叛军包围里,向七神宣誓的爱情也不过如此。”


有人感慨,有人嗤之以鼻。


“这又能怪谁呢?威彻斯特的查尔斯醉心权势。生下女儿,就回到弗兰戴尔继承王位,一心只顾自己的国家,一年也回不了阿瓦隆几次。有一次蕾奥娜拉王女不愿离开父亲,不停哭泣,一直哭哑了嗓子,狠心的父亲依然无动于衷。今天的局面,完全是咎由自取!”


有人自诩通晓内情,自然有人不以为然。


“夫妻情侣间的事情,谁能知道呢?哪个国王继位之后不以国事为重?哪个壮年君主没有几个情人?查尔斯陛下不是也与大学时代‘密友’,雷昂的莫伊拉小姐,还有首席女官利兰德拉小姐有点带颜色的传闻?”


“马格纳斯陛下的情人再多,十年来没有册封一位正式的‘王室情妇’。八年前,春风得意的吉诺莎交际花苏珊娜?博林公然向回到阿瓦隆参与新年庆典的查尔斯陛下讨要‘酸苹果’。让那位陛下得知,连夜下令处死,不许卑贱的血脏了亲王耳目。有人劝谏是否应该请来医生查看,那位陛下冷冷回应:‘我不需要私生子女。’从始至终,马格纳斯陛下再没看过传闻中最宠爱的情人一眼。”


“而在两年前,南陆小国沃狄德派特使出访吉诺莎,这位使者很快成了马格纳斯陛下少见的男性情人。他名叫韦斯利,与威彻斯特国王,吉诺莎的蒂罗尔亲王长相极为相似。”


“威彻斯特国王陛下驾到!”


在低调而热烈的窃窃议论间,主角之一欣然登场。眼见的人立刻认出,随侍在威彻斯特国王身边,身形高挑的武官,正是今日订婚女主角的绯闻男友。


虽然戴着宽大墨镜掩饰情绪,但他脸上的表情,足以为《爱神报》提供头条。


“吉诺莎,蕾奥娜拉王女殿下驾到!吉诺莎,旺达公主殿下到!吉诺莎,皮特罗王子殿下到!”


围着精致绿裙的女孩,大喊着“爸爸!”冲过来。像一只投向绿林的小鸟,又像一头望见草地的牛犊,礼仪全无地扎进威彻斯特国王怀里,抱住不肯撒手。


这样的场面似乎雄辩地证明,关于吉诺莎与威彻斯特双王婚姻的揣测都是无稽之谈。


“洛娜,别淘气。”


兰谢尔美丽的长女跟在幼妹身后。为了不抢主角风头,她今日的打扮较为低调,没有选择年初两位父亲赠送的18岁成年礼——成套的钻石与红宝石王冠。只戴上据说是兰谢尔亲手制作的金玫瑰发冠,精致而不张扬。


耳边垂下渐变的红色系宝石耳环,依次悬挂着粉碧玺、帕德拉刚玉、红宝石、红钻。蔷薇粉、水莲朱、茜紫绯、艳酒红,浓郁剔透,逐一递进。宝石都选择璀璨的公主方切割,光彩流溢,艳光照人。


连吉诺莎的王女也羡慕地拽着父亲衣袖撒娇:“旺达的耳环好漂亮!我18岁成年礼也要这样的礼物!”


“早就准备好了。有旺达和皮特罗的,就一定也为你准备了一份,我的小公主。”


“那今年的份呢?6月我就10岁啦!爸爸一定早点来阿瓦隆!”


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


父女亲昵相处的场面让人羡慕不已。


一个看似单薄的素色身影,在满场期待看戏的目光里接近了吉诺莎王室。


马罗德斯议长名义上的侄女,实质上的私生女玛德琳?普莱尔小姐缓缓走上去,在两位公主与侍从女官怎么也称不上和善的态度下,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。


昔日热爱艳丽红妆的政界名媛,换上朴素衣裙多年。红色长发用手绢简单束起,柔婉搭过肩膀,低垂胸前。楚楚可怜的姿态,让她与本来有些相像的吉诺莎公主区别明显。


与在场所有人不一样,她并没有佩戴任何夺目的珠宝,全身唯一装饰只是耳垂上小巧的铃兰耳环。银制的市卖品,大陆任何一个城镇都有出售,样式较为别致,做工却有些粗糙。如此反常的打扮,让旺达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
似乎感觉到吉诺莎公主的目光,玛德琳转头朝旺达行了一礼:“我必须向旺达公主殿下道歉。”


“您的母亲,玛格达王后的遗物大多散落在外。陛下非常痛心,多年来一直尽力收回它们。为了帮助陛下弥补遗憾,我这些年也用心查找,终于找到了这副铃兰耳环。可能由于我交还陛下时神情不妥,陛下让我留下它们,可以自己使用。虽然这是陛下的命令,我依然深感不安,它们原本应该是属于您的。”


窃窃低语四处流窜,人们好像看到了第二天《爱神报》的头条。


压抑怒气,旺达明白这个女人成功了。


她的目的就是在众目睽睽的场合公开挑衅他们姐弟,踩压查尔斯叔叔,以此向参与婚宴的宾客炫耀父亲对她的宠爱。


她酷似父亲深爱的亡妻,她被允许使用前王后的首饰,她毫不在乎得罪吉诺莎的公主,她在吉诺莎亲王,现任国王的合法伴侣面前侃侃而谈,丝毫不落下风。而某些流言似乎显示这位伴侣与父亲的关系,似乎产生了裂痕。


那么,谁才是吉诺莎事实上的王后?而这个“事实”,是否可能在不久的讲来成为现实。


熟悉吉诺莎内情的人只会觉得可笑,可这个女人本就不需要真相。


她只需要尽量糊弄今天的来宾,来自南海诸国的各界要人,能让一部分人产生这种错觉,就足以为马罗德斯攫取足够的利益。


…………


怎么可以就这样让这个女人如愿以偿?


身后有些小小的骚动,是弟弟和妹妹不满的“抗议”。不用回头,旺达也知道查尔斯叔叔一定又拉住了皮特罗,搂住洛娜,戳着她鼓起的苹果脸蛋,在脑袋里面“说”【这可不是一个公主的作为。】


就像小时候教导自己那样。


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与这些女人公然交往,明明当年苏珊娜挑衅查尔斯叔叔的行为让父亲异常恼怒,明明查尔斯叔叔才是他一直挂念的人!


每年他们和洛娜一道前往威彻斯特,进行四个月生活与学习,父亲总会让他们带上大批礼物和真诚问候;每次查尔斯叔叔为数不多的公务拜访,都让整个忘忧宫知道国王心情奇佳!


把疑惑埋在心里,把不满酿在嘴边,红发公主罕见地展露锋芒。


“是吗?父亲没告诉我最近又找到了母亲的遗物,或许是您弄错了吧!父亲从不在意那些来历不明的东西,就像苏珊娜和她的‘酸苹果’一样。”


宝石耳坠折射艳红光芒,让粗粝银饰无处遁形。


场内瞬间安静,很快灌满悄如耳语的议论。


父亲已经有了三个子女,而且明确表态不会承认任何私生子。就算玛德琳日后有了子女能排到第几顺位?作为一个有私生女嫌疑的平民,她的儿女没有任何可能越过任何一位兄姊。更不用提洛娜为兰谢尔家族带来的古老王家血统,为吉诺莎带来的名正言顺的共主机会。


再浓烈的宠爱,与之相比,不比海滩上的沙屋更牢固。


被切中软肋,玛德琳几乎戴不稳纤弱羞怯的面具,一双眼睛彻底出卖了她。


但这只是一个瞬间,仿佛尖锐可以伤人的目光只是错觉。玛德琳缩起肩膀,似乎被天潢贵胄的威势恐吓,受伤的眼神仿佛在秋风里瑟缩的蝶。


只是此时却没有太多人表示怜惜。音乐转为华丽悠扬的《波河嫁曲》,最大的烟花窜上夜幕,这场晚宴真正的主角,琴?格雷小姐和雷米?勒博上校穿过蔷薇铺满的草地,缓缓走近。


场地被热烈掌声塞满,虽然分不出那些是真心,那些是虚情。


红发的新娘一直垂着头,华服珠宝就像堆在身上的枷锁和镣铐,旺达不抢风头的苦心全部落空。


瞅着身旁武官不断抖动的手,洛娜忍不住抬头望向爸爸,她无所不能的父亲微笑着,轻轻晃动手指,示意稍安勿躁。


可下一刻,微笑从他脸上消失。玛德琳的当众挑衅,威彻斯特国王仿佛什么也没听见,现在他却突然换上了严峻面孔,挡在表情僵硬的继子面前。


此刻美丽的公主和珠宝,都不是吉诺莎一行人中最受注目的。


所有人的目光,反而集中在兰谢尔一向存在感较为稀薄的儿子身上。


他们追寻准新郎的目光而来,马罗德斯的雷米?勒博上校突然停住脚步,好像被人施加传说中的石化魔法。潇洒自如从他身上逃得无影无踪,僵硬的微笑凝固在脸上,好像一张浇灌的石膏面具,目光仿佛也被石膏凝住,钉在威彻斯特的王子身上。


对方的表情和他同样僵硬。那位性格活泼,爱说爱笑的王子,陪同姐妹入场时轻快的表情不复存在。


在场所有人似乎见证了大陆最诡异的一场订婚。


准新娘面容悲戚,低头垂泪。


准新郎完全忘了身边的新娘,与场边宾客(男性)僵硬对视,仿佛看到十年不见的老情人。又像遇见躲了十年的债主,下一刻都会拔路而逃。


身后背景里,双方长辈的神态在无奈、震惊、恼怒间任意切换。


我们弄错了,这才是明天《爱神报》的头版,几乎所有人都如此在内心修改。


然而他们都错了。


头版的真正主角还未登场。


司仪那仿佛炫耀的音量的声音再次喊道:


“育空统领,罗根?豪利特到!”


文后小贴士:


1、王室情妇:在欧洲,“王室情妇”是一个正式的宫廷职务。当年欧洲普遍舆论认为君王必须要有情妇。


2、酸苹果:欧洲传统认为想吃酸苹果意味着正当怀孕。向正室讨要酸苹果,是严重的公开挑衅。在欧陆宫廷第一狗血八卦档传奇《杀气狂人亨利八世跟他六个王后的恩怨纠葛》中,亨利八世的情妇安妮博林就曾经公开表示想吃酸苹果,在她确认即将取代凯瑟琳王后的时候。



评论
热度(182)
杂食动物

© 宣清丶 | Powered by LOFTER